当前位置:豹赢彩票 > 豹赢彩票 > 党群工作 > 员工文苑 
母亲的电话
来源:豹赢彩票  发布时间:2019-05-24  点击次数:66次

时间过得真快,不知不觉中已经上班二十一年了,自己也已人到中年。在这四十多年中发生的事情,大多都已经随着时间的流逝从记忆中慢慢消失了,但母亲去年给我打的一个电话,不禁又让我想起了许多往事。

我的初中和高中都是在县城上的,离家有将近三十公里路,所以在学校寄宿。由于那时交通条件比较差,一个月才回一次家。每次回家除了带上生活费以外就是提上一大包吃的(主要是锅盔和咸菜),这些东西在学校可以吃三四天,吃完后就在学校食堂打饭吃。我们那时候住校的基本上都是农村来的学生,几乎所有人都和我一样。学校食堂的伙食很差(基本上都是水煮菜),自己带的东西吃完后,由于当时通讯条件很差,没办法给家里打电话,只好让老乡回家的时候给带点吃的回来,后来母亲在每周六都提前把吃的做好,在星期天有人返校的时候到车站上看有没有认识的人,然后把东西带给人家。几乎所有的家长都和母亲一样,所以每个返校的人都大包小包提着一堆东西,然后挨着宿舍去给送过去。当时由于年纪小也觉着没什么,但在自己为人父以后,再回想起那些场景,忍不住眼泪就流了下来,那些包里面装的全都是父母对子女浓浓的爱呀!

上大学的时候去了外省,离家一千多公里,每学期只能回一次家。“儿行千里母担忧”,这句话用到母亲身上再恰当不过了。每次开学返校的时候母亲总会给我装一大包吃的,有一次还给我装了一小盆炒好的肉,说是学校里的伙食不好,带到学校吃,结果由于装的东西太多、包太沉,害得我在西安转车的时候差点没挤上火车。离家之前还一再叮嘱我在学校一定要吃好,如果生活费不够了就给家里打电话。那个时候公用电话还不是很普及,手机就少之又少了。我上的学校在城市边上,还不通公交车,打电话要走上半个小时到邮政局的大厅去打,而且要排很长时间的队。当时家里还没有电话,正好邻居家的孩子在乡上的邮政所上班,他们家装了一部固定电话,每次打电话都是先打到邻居家,然后邻居再去把母亲叫过来接电话。由于母亲白天还要干农活,为了保证家里面有人,只能在晚上打电话,虽然打电话的次数很少,但每次都很不方便,而且当时的长途电话费很贵。

上班以后,刚开始每个月都回家,后来母亲说来来回回跑太辛苦,而且车又不好坐,没啥事就别老回家了,有事打电话就行。还是像上学时候一样,先打到邻居家,邻居再到我们家叫母亲过来,很是不方便。于是我就给母亲说给家里装一部电话,但母亲说装电话费用太贵,每个月还要交电话费,平时又不怎么打电话,装电话不划算,就是不同意装电话。就这样又过了两年,乡里面开始大规模的推行电话入户工作,费用也降了下来,我给家里说把电话装上,父亲同意了,但母亲还是不同意,在我的一再劝说下,母亲总算是同意了,但从表情上可以看出来还是不情愿。有电话就方便多了,再也不用给邻居家打电话了,但使用率确实有点低,一般都是在回家前给家里打电话说我要回来,平时基本上不打电话,家里也很少给我打电话。

结婚有小孩了以后电话的使用率高了一点,母亲过一段时间会打电话过来问问小孩吃的好不好、感冒了没有,问我啥时候带孩子回来。逢年过节的时候问我放不放假、回不回家,我就给她解释说我是上运行的,从来不放假,如果回家我会打电话,然后过一段时间她又会打电话过来问同样的问题,估计是上年纪了记忆力下降的缘故吧。

我上班那年父母都四十多岁,那时候身体状况都还比较好,父亲还和弟弟在兰州跑运输,母亲在家务农,诺大的院子只有母亲一个人。母亲天生好强,从我记事起我的印象中父亲就一直在外面开卡车跑运输,家里所有的活都是母亲一个人在操持,还要照顾我和弟弟。但母亲从来不求人也不抱怨,家里里里外外都收拾的井井有条,地里的农活也从来不落到别人后面,母亲的这种性格和她小时候家境困难有很大关系。母亲小时候家里很穷,而且小孩还多,母亲在家是老二,上面有一个哥哥,下面还有六个弟弟,母亲是唯一的女孩。外婆身体不好,在我最小的舅舅一岁多的时候就去世了,大舅又早早入伍去了新疆,后来转干以后就留在了新疆。母亲作为留在家里的老大,不仅要带几个年幼的弟弟,还要负责一家老小的吃喝拉撒,辛苦程度可想而知,但也正是这样的穷苦生活使母亲养成了非常好强的性格,也是由于好强的缘故,母亲的身体在年轻的时候透支的厉害,随着年龄的增长,身体状况每况愈下,特别是在六十岁以后更为明显,各种疾病缠身。即便如此,母亲也舍不得把家里的地送给邻居去种,坚持要自己种,为这事还和父亲吵过好几次架。后来在我和媳妇的多次劝说下,直到三年前才把大部分地送给靠得住的邻居去种,只留了半亩地种点菜和水果。

以前在火电厂上班的时候基本上每两个月回一次家,每次回去走的时候,父母总是给我装上各种各样的吃的,把车的后备箱塞得满满的,有时候还会为了带东西吵嘴,但父母总有他们的理由,最后我也拗不过,只好全部带走。来风电的这几年,由于一直在外面奔波,回家次数比较少,给家里也很少打电话。媳妇还不时给母亲打电话问问家里的情况,需不需要买什么东西,还笑话我这个儿子当得不合格,连个电话都不给家里打,我就回怼她说没事给家里打电话干什么。但母亲去年的一个电话,也就是本文开头说的那个电话,让我发现自己彻底错了。那是去年六月份,那时候我还在新疆,母亲打电话问我“你回来了吗”,我这才想起来已经两三个月没回家了,母亲还一直在惦记着我呀,她也希望我回家去看看,我这个儿子确实当得不合格。从这以后,我每次休息回去都要回家,哪怕只在家待几个小时。母亲这几年身体一直不太好,还住过几次院,但从来没给我打过电话。去年回家和父亲聊天的时候父亲才给我和媳妇说起这事,还说也不是什么大病,就是到医院去调理了一下,很快就出院了。你们上班也忙,没时间,就没有给你们打电话。但后来我才知道有一次挺严重的,人差点就过去了。但即使这样,父母也怕给我们添麻烦,不告诉我们。

父母辛辛苦苦大半辈子,为我们付出的太多太多,当他们到晚年的时候我们有义务和责任去照顾他们,就像小时候他们照顾我们一样。“子欲孝而亲不待”,不要在父母的有生之年给自己留下遗憾,也不要让父母对我们感到失望,有时间常回家看看,和父母聊聊天、拉拉家常,哪怕是打一个电话、一声问候。最后,祝愿天下所有的老父亲、老母亲们都老有所依,健康长寿,安度晚年!(魏海鸿供稿)

 
地址:甘肃省兰州市安宁区北滨河西路85号  电话:0931-7633699
Copyright©豹赢彩票
陇ICP备18000825
扫 一 扫
白银风电